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智障”專利背后的大智慧與陰謀論

2019-08-24 08:43
來源: 獵云網

亞馬遜把員工關在籠子里,以“保護”他們免受機器的傷害!

Facebook把你的臉賣給廣告商,這樣它就可以把你合成進廣告!

索尼有一個系統,只要你站起來大喊品牌的名字,你就可以跳過廣告!

從技術上講,上面的消息都不是真的——這些公司只是申請了一些專利,但是這些消息通過某些渠道散播了出去,變成了博取眼球的頭條新聞。事實上,這些公司或許都沒有準備開發上述技術,但有些無良媒體是不會管那么多的,他們甚至都不會在標題中準確描述專利信息,而且很可能會將錯就錯、過度解讀。

造成這一局面的原因之一是,這些令人摸不著頭腦、滑稽可笑的專利充斥著專利局,然后被有心人寫成了頭條新聞。那么,為什么這些申請奇怪專利的公司卻對此無動于衷呢?

申請專利的原因很多。最明顯的一個就是,你有個絕妙的想法,你想保護你的想法,這樣就沒有人能從你這里偷走它。但這只是專利戰略的冰山一角。

事實證明,導致“滑稽”或“怪異”專利申請的策略有很多,了解這些策略不僅為我們打開了一扇窗,讓我們了解美國專利商標局(U.S. patent and Trademark Office)這個迷宮般的世界及其潛在缺陷,還讓我們了解企業如何看待未來。

雖然看著摩托羅拉為測謊喉部紋身申請專利可能會很有趣,但同樣重要的是,要看穿引人注目的頭條新聞,關注更大的問題:專利可以成為武器和信號。它們可以刺激創新,也可以摧毀創新。

讓我們從剖析專利開始。

專利有許多要素——摘要、總結、背景、插圖和一個叫做“權利要求書”的部分。重要的是要知道,專利中最重要的不是摘要、標題或插圖,而是權利要求書,專利申請人必須列出他的專利中所有新的、創新的事物,以及為什么他的想法應該得到政府的保護。權利要求書比其他任何東西都重要。

舉個例子,2012年,科技媒體將索尼的新專利描述為——索尼有一個系統,只要你站起來大喊品牌的名字,你就可以跳過廣告!

該專利本身是一個“將電視廣告轉換成交互式網絡視頻游戲的系統”,其中包括一幅非常吸引人的插圖:一個男人站在客廳里大喊“麥當勞!”,他舉起雙臂,就像足球裁判宣布觸地得分一樣。

但這項專利的主張則要溫和一些:“由處理器執行的一種提供交互式多媒體內容的方法”——換句話說,就是在媒體內容中插入某種交互式游戲的能力。當然,其中一個版本可能是對這電視大喊“麥當勞”。另一種版本可能是為電視節目競賽(例如《美國偶像》)或兒童游戲提供某種互動投票,讓觀眾在廣告間隙得到娛樂。

在很長一段時間里,企業并不會真正擔心專利可能產生的公關效應。主要是因為沒有人在看。但現在,媒體們將專利作為了解一家公司心理的窗口,而且并不總是以一種讓這些公司看起來不錯的方式。

那么,為什么要申請專利呢?

在很多情況下,當一家公司申請專利時,它并不知道它是否真的會使用這項發明。通常,專利是在一個想法的生命周期內盡早申請的。這意味著,在提交申請的時候,沒有人真正知道某個領域可能會走向何方,或者某個東西的市場可能會是什么樣子。所以公司會在早期階段為盡可能多的申請專利,然后隨著時間的推移挑選出對他們的業務真正有意義的創意。

在某些情況下,公司會申請專利來覆蓋整個場地,就像狗在每一叢灌木上撒尿一樣,以防萬一。許多專利都是防御性的,這是一種阻止競爭對手開發某些東西的方法,而不僅僅是一種確保你能開發這些東西的方法。

亞馬遜會做一艘送貨飛船嗎?也許不會,但現在沒有一家競爭對手能做到。亞馬遜似乎是這些稀奇古怪的專利的領導者。它的投資組合還包括一個飛行倉庫、自毀無人機、一個水下倉庫和一個無人機隧道。亞馬遜機器人公關經理Lindsay Campbell就該公司的戰略發表評論時說:“和許多公司一樣,我們發布了各種專利,媒體對它們的關注也各不相同,這意味著我們每次的公關方式都不一樣。”

專利律師David Stein表示,他在與他合作的公司中看到了這一點。有一次他和發明家開會,討論他們想要申請專利的東西,他問了一個標準問題來幫助他準備專利:“這項發明將用于什么產品?”他們說:“哦,發明這個東西的團隊已經解散,公司已經采取了不同的解決方案。”但他們在專利申請上已經走得夠遠了,他們不妨繼續前進,哪怕只是為了在未來利用這項專利阻止競爭對手獲得優勢。我們無從得知,有多少專利最終對一家公司“有用”,或者在實際產品中出現。

只要你有預算(畢竟申請專利并不便宜——申請一項專利的費用加起來很容易就超過1萬美元),公司就有動力去積累盡可能多的專利。任何記者都可以告訴你,企業喜歡吹噓自己擁有的專利數量,就好像這是某種衡量才華的量化指標。

斯坦福大學法學院教授Lisa Larrimore Ouellette說:“公司申請的專利數量與專利預算的關系多于他們實際投入研究的金額。”

這種專利式的角力不僅為記者提供了唾手可得的成果。它也影響商業交易。R Street Institute的專利專家Charles Duan表示,假設有兩家公司想達成某種商業交易,他們的談判重點之一可能是專利。如果兩家巨頭公司想要達成的協議,涉及他們的專利組合,沒有人會仔細分析每一個專利去保證這些專利是有用的或原創的。Duan說:“徹底分析一個單一的專利可以花費數千美元的法律費用。因此,我們通常不會深究誰擁有更有價值的專利,而擁有更多專利的公司最終會獲得更多。”

“智障”專利背后的大智慧與陰謀論

幾位專業人士將專利戰略描述為“軍備競賽”,在這場競賽中,企業都希望盡可能多地積累專利,以保護自己,并在談判中鞏固自己的地位。電子前沿基金會(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簡稱EFF)政策分析師Joe Mullin表示:“愿意單方面裁軍的公司并不多。”Mullin撰寫了EFF的“本月專利”專欄,強調了一些本不應該被授予的專利。

盡管裁軍的可能性很低,但許多公司選擇不參與專利戰。事實上,公司通常不會為他們最感興趣的技術申請專利。專利必須說明你的產品是如何工作的,并不是所有的公司都想泄露這些信息。“我們基本上沒有SpaceX的專利,”埃隆·馬斯克表示。

但所有這些奇怪的想法到底從何而來?誰會想到亞馬遜籠子,誰會想到測謊喉嚨紋身?誰在IBM發明了“基于個人認知狀態的無人機來配送咖啡”?在一些公司,團隊被引入所謂的“發明收獲會議”,在會議上,他們被要求為公司提出創意,以便申請專利。

“對于專利律師來說,這些會議可能是一場狂歡。在這些會議中,發明者都很投入,也很興奮。聽他們談論這些讓人充滿活力。”Stein說。

但是一位軟件工程師表示,并不是所有的發明家都對參加這些會議感到興奮。她說:“公司雇傭我們是為了一份特定的工作,是為了創造他們所擁有的東西,我們已經根據這份工作設定了我們的工資和小時工資。這些天軟件工程師的工作并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所以如果你來找我們,說‘想出一些很棒的新點子,讓我們賺更多的錢’,我并不是真的想給你那個很棒的新點子。我靠腦子吃飯,我把它借給你。如果你想要一個很棒的點子,你最好付錢給我,但他們不會。”

在大多數情況下,發明者和工程師提交了他們的想法并回答了一些問題,律師的工作就是把這些東西變成真正的專利。這就是很多奇怪的地方,因為律師必須要有創造性。

甚至專利本身的實際語言也可能具有誤導性。專利申請可以包括所謂的“預言性例子”,這些例子描述了專利的工作原理和測試方法。這些預言的例子可以盡可能地具體,盡管完全是虛構的。專利可以合法地描述一位從未存在過的“46歲女性”,并說她的“血壓在3小時內降低了”,而實際上這從未發生過。

Ouellette最近在《科學》雜志上發表了一篇關于這個問題的論文,她承認,即使是她自己也不一定能判斷專利中描述的實驗是否真的進行過。

有些人可能會說,這些投機專利是無害的樂趣,是卡夫卡式的資本主義、競爭和官僚主義萬花筒的結果。但是,Mullin說,值得思考的是,它們是如何被濫用的。被授予模糊專利的公司可以追逐較小的實體,并試圖從中賺錢。“這就像用你寫的一篇科幻小說打敗你的競爭對手,”他說。

此外,日常生活中,人們可能會被誤導,在多大程度上信任一家基于其專利的公司。一項研究發現,在科學論文或書籍中引用的100項專利中,有99項被錯誤地描述為建立在真實數據的基礎上,而這些文章或書籍中只使用了預言性的例子(換句話說,沒有實際數據或證據)。

例如,在2014年發表于《化學科學雜志》(Journal of Chemical Sciences)的一篇論文中,研究人員引用一項專利進行了證明,稱“在固態酸催化劑上進行了氣相脫水反應”。但是那個專利的例子是有預見性的,不是真實的。

Ouellette指出,Theranos的專利中充滿了預言性的例子,比如“微型針能自動無痛抽取少量血液”。她說,如果她在沒有任何背景的情況下閱讀專利,“即使是作為專家,我也不能完全確定他們是否擁有任何有效的技術,”這可能會讓投資者、記者和公眾認為Theranos擁有真正有效的技術。

這就引出了媒體對這些專利的報道。大多數關于浮華、奇怪的專利的報道不僅歪曲了申請專利的實際含義,而且常常歪曲了專利的實際用途。

“有時候我看著專利,會想,互聯網上的憤怒到底是怎么回事?”曾在硅谷擔任專利律師的諾特丹大學(Notre Dame)法學教授Stephen Yelderman表示,“人們似乎沒有閱讀專利,并給予它公平的待遇。”

專利是一種奇怪的文件類型,需要一些實踐來理解應該尋找什么。記住,重要的只是文章的觀點,但新聞報道往往會涉及到其他方面。

其他時候,報道的重點是插圖。Ouellette 說:“需要注意的是,專利中的圖片通常不能讓你很好地了解專利實際上涵蓋了什么,這一點非常重要。”

通常情況下,圖片只顯示了一件事,而專利的聲明實際上是不溫不火的。以亞馬遜工人籠專利為例。這張照片很引人注目,一個人站在一個金屬籠子里。但是當你讀到亞馬遜在專利中所做的聲明時,你會發現根本沒有任何關于籠子的具體描述。

事實證明,這些圖片很少是由發明者自己創作的,而是由專利律師或特殊的專利插畫師繪制的。(Facebook代表沒有回應置評請求。索尼的一位代表則稱“由于保密條例,我們無法對這些細節置評。”)

Stein說,最近他讓一些公司對專利申請進行保釋,因為這些專利可能會被讓人覺得毛骨悚然。事實上,在一個案例中,Stein表示,該公司甚至重新申請了一項專利,以避免公關方面的麻煩。(隨著對科技公司的不信任加劇,我們看待專利的方式發生了變化。)

每個參與專利過程的人都是技術專家。我們不會退一步去想,這可能會被那些不信任我們的人曲解。但人們越來越不愿意相信大型科技公司的說法。這就是為什么谷歌的“凝視跟蹤系統”專利被駁回的原因——你真的想讓谷歌知道你到底在看什么,看多久?

讓我們回到臭名昭著的“亞馬遜想把工人關在籠子里”專利。查看專利聲明,你將看到一份文檔,其中描述了一個移動平臺,該平臺可以在工作現場運送工人,其中可能包括危險的機器。該公司在2016年申請了這項專利,但直到兩年后,人工智能研究人員在一份報告中強調了這項專利,它才成為頭條新聞。他們把這項專利描述為“工人異化的一個非凡例證,人類和機器之間關系的一個嚴峻時刻。”

當媒體以這樣的解讀進行報道時,亞馬遜負責運營的高級副總裁Dave Clark在Twitter上發表了一份聲明:“有時甚至連糟糕的創意也會被提交申請專利。該專利從未投入使用,我們也沒有使用計劃。不僅如此,我們還開發了一種更好的解決方案。”

這是一個很好的例子,說明了為什么讀公司申請的專利仍然有實際價值——不是因為這樣做一定會告訴你他們實際上要做什么,而是因為它們告訴你公司想要解決什么問題。

Duan說:“它們反映了工程師的想法。他們不會做籠子,但這確實說明他們擔心工人的安全。”同理,Spotify可能不會開發自動尋車位軟件,所以你不必在找停車位的時候把音樂暫停在停車場。但它確實想弄清楚如何減少音樂消費中的干擾。

聲明: 本文系OFweek根據授權轉載自其它媒體或授權刊載,目的在于信息傳遞,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有新聞稿件和圖片作品的內容、版權以及其它問題的,請聯系我們。

發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度6~500個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評論

暫無評論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系郵箱:
*驗 證 碼:

粵公網安備 44030502002758號

领航彩票软件